887

断线指令

断线指令

  • - 致命摇篮死 收藏TA
  • 发行时间:2020-03-17     
  • 发行公司:兵马司唱片/Indie Works
  • 专辑介绍: 致命搖籃死的故事要從2011年美國 SXSW 音樂節說起,何凡(鳥撞的主唱&吉他手)當時作為 Carsick Cars 樂隊的貝斯手隨隊演出,在那裡他們被同台演出的噪音狂人 Sewn Leather 震撼了。Sewn 的朋克態度與刺耳的回授相互碰撞,嘻哈融合著 Techno 的律動,令何凡深受啓發。回到北京後,他便和劉心宇(Sleeping Dogs、前 Chui Wan 吉他手)用iPad、電腦和廉價的鍵盤操練起來。之後的幾年里,致命搖籃死便開始在 D-22、小雷音和後來的 XP 等現在已不復存的場地中露頭。在他們的現場表演中經常會出現面具和直射在觀眾臉上的燈泡,混合著被何凡的嘶喊聲蓋過的高頻噪音與劉心宇演奏的重擊節拍。致命搖籃死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二人於 Hip-hop 和 EDM 在中國方興未艾之時,在探索創作技巧上所產生的創造性誤讀,是在毫無瞭解的情況下聽到這類音樂後所得到的經驗:是一種對黑暗的外星流行樂的提純。但是之後樂隊便沒了動靜。當鳥撞和 Chui Wan 開始忙於在世界各地巡演後,二人自然也無暇顧及那些殘損的電子遺骸。除了2015年和 Telescopes 樂隊在根莖唱片發了一張單曲合輯外,致命搖籃死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直到2018年,他們才以一系列密集的演出重回視線。為什麼直到2020年才發行這張專輯呢?北京已與十年之前相去甚遠,何凡和劉心宇已不是音樂圈的新人。其實這張專輯早在2012年就錄好了,但因為當時錄制的版本太過精細一直在猶豫。2019年,他們終於想通了,應該把現場的強烈粗糙感在專輯中還原出來,所以我們現在才等到了這張重制過的專輯。 致命搖籃死有兩個出彩之處:首先,如果你主要演奏的是迷幻流行風格,那即使是噪音即興段落都會非常抓耳。或許許多人是因為激烈的現場而記住的這個二人組合,但當聽到像《Modern People Hate Old Psychedelic Song》這樣洗腦的歌時,誰又會輕易忘掉呢。而事實上,這首歌不過是合成器彈奏的延音、類似於地鼓的電子敲擊加上何凡對著人們喊不喜歡老吉他搖滾而已。所以足可見二人的創作水平之高。其次,致命搖籃死沒有二人在其他樂隊中受到的期望和風格上的限制,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真正地為了樂趣而去探索聲音。聆聽《Animal Thing》中的 Dancehall 反拍和響棒音色、《Coffee Trip》中的回授嘯叫和無序鈴聲、《長夢》詭異的哥特 Trip-hop 以及被電子化重構的 Drone Rock 輓歌尾曲《Everything Is Yours》:只有致命搖籃死才作得出這樣的聲音並且還把它們都放進了同一張專輯里。斷線指令並不是對樂隊的終版定論,它充其量就是兩位才華橫溢的夥伴一起玩音樂、將天馬行空的想法加以拼湊的產物——正因為如此,如果我們細心去聽,在這些不和諧的音符與衝突之中,我們能聽到過去十年北京音樂場景中的光怪陸離。 更多>

    致命搖籃死的故事要從2011年美國 SXSW 音樂節說起,何凡(鳥撞的主唱&吉他手)當時作為 Carsick Cars 樂隊的貝斯手隨隊演出,在那裡他們被同台演出的噪音狂人 Sewn Leather 震撼了。Sewn 的朋克態度與刺耳的回授相互碰撞,嘻哈融合著 Techno 的律動,令何凡深受啓發。回到北京後,他便和劉心宇(Sleeping Dogs、前 Chui Wan 吉他手)用iPad、電腦和廉價的鍵盤操練起來。之後的幾年里,致命搖籃死便開始在 D-22、小雷音和後來的 XP 等現在已不復存的場地中露頭。在他們的現場表演中經常會出現面具和直射在觀眾臉上的燈泡,混合著被何凡的嘶喊聲蓋過的高頻噪音與劉心宇演奏的重擊節拍。致命搖籃死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二人於 Hip-hop 和 EDM 在中國方興未艾之時,在探索創作技巧上所產生的創造性誤讀,是在毫無瞭解的情況下聽到這類音樂後所得到的經驗:是一種對黑暗的外星流行樂的提純。

    但是之後樂隊便沒了動靜。當鳥撞和 Chui Wan 開始忙於在世界各地巡演後,二人自然也無暇顧及那些殘損的電子遺骸。除了2015年和 Telescopes 樂隊在根莖唱片發了一張單曲合輯外,致命搖籃死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直到2018年,他們才以一系列密集的演出重回視線。為什麼直到2020年才發行這張專輯呢?北京已與十年之前相去甚遠,何凡和劉心宇已不是音樂圈的新人。其實這張專輯早在2012年就錄好了,但因為當時錄制的版本太過精細一直在猶豫。2019年,他們終於想通了,應該把現場的強烈粗糙感在專輯中還原出來,所以我們現在才等到了這張重制過的專輯。

    致命搖籃死有兩個出彩之處:首先,如果你主要演奏的是迷幻流行風格,那即使是噪音即興段落都會非常抓耳。或許許多人是因為激烈的現場而記住的這個二人組合,但當聽到像《Modern People Hate Old Psychedelic Song》這樣洗腦的歌時,誰又會輕易忘掉呢。而事實上,這首歌不過是合成器彈奏的延音、類似於地鼓的電子敲擊加上何凡對著人們喊不喜歡老吉他搖滾而已。所以足可見二人的創作水平之高。其次,致命搖籃死沒有二人在其他樂隊中受到的期望和風格上的限制,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真正地為了樂趣而去探索聲音。

    聆聽《Animal Thing》中的 Dancehall 反拍和響棒音色、《Coffee Trip》中的回授嘯叫和無序鈴聲、《長夢》詭異的哥特 Trip-hop 以及被電子化重構的 Drone Rock 輓歌尾曲《Everything Is Yours》:只有致命搖籃死才作得出這樣的聲音並且還把它們都放進了同一張專輯里。

    斷線指令並不是對樂隊的終版定論,它充其量就是兩位才華橫溢的夥伴一起玩音樂、將天馬行空的想法加以拼湊的產物——正因為如此,如果我們細心去聽,在這些不和諧的音符與衝突之中,我們能聽到過去十年北京音樂場景中的光怪陸離。

\site\layout\footer\footer_taihe.html.tpl